安徽工人日报社

2021-11-29
报刊:安徽工人日报

内容搜索

标题导航

  • 不染尘不落尘犹出尘

    摘要:辛丑年仲秋时节,我赴皖北讲课之余应邀赴张小路创作室——芳草堂参观。走进芳草堂,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绘画,湖光山色、碧水蓝天、花鸟鱼虫……当场给我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。回到合肥,我认真查阅了关于张小路绘画的

  • 城在盈盈一水间

    摘要:如今从合肥到安庆,驱车两小时左右,坐高铁40多分钟可抵达。这在过去简直不可想象。上世纪80年代,我从合肥乘长途汽车去安庆师院读书。那时觉得合肥与安庆相距遥远,不仅是交通不便,还因当年合肥与安庆间有巢湖

  • 吴敬梓的肉食酒茶

    摘要:《儒林外史》中多饮宴,五十六回篇章,谈肉食酒茶有三十六回之多。饮宴中的菜肴,系吴敬梓故乡全椒地方风味,品类丰盛。首先是肉,吴敬梓所描绘的香肠、咸鸡、板鸭、咸鹅、腊猪头、火腿等冬季腌渍咸货,今天依然常见

  • 遇见最美古镇

    摘要:去庐州,去三河古镇!这是枞阳文联的一场清秋的邀约。空中的雨似有若无地飘着,渺茫的,惹人情思。桂花的香气裹挟在湿润的雨迹里。沾了雨的人,也就沾了花香。旅游车从省博物馆出发,抵达三河是正午时分。穿过“山河

放大 缩小 默认

遇见最美古镇

   期次:第7726期   作者:□黄海霞

去庐州,去三河古镇!这是枞阳文联的一场清秋的邀约。

空中的雨似有若无地飘着,渺茫的,惹人情思。桂花的香气裹挟在湿润的雨迹里。沾了雨的人,也就沾了花香。旅游车从省博物馆出发,抵达三河是正午时分。

穿过“山河古镇”的牌楼,倾心去寻找古镇的前世与今生。雨里三河,遇见最美古镇。仙归桥,在青铜的书页上翻开。小篆、隶书、楷书、行书,什么样的字体最宜写下这些人的名字呢?每种书法,都各有它的灵魂。孙仲德、陈玉成、李鸿章、董寅初……翻开史籍,他们依旧还在风云跌宕的岁月洪流里,挥斥方遒,指点江山。

长桥润湿,桥栏上有无数的小石狮,它们都统一地面朝长桥,望桥、望天、望水,望桥上人。无论是春暖花开,还是秋雨缠绵,一望就是岁月幽长。从青黛色的长桥走过,长河如碧,拱桥如满月。圆满是生命最好的境界。长桥卧波,从桥上走过,似乎就得了一份最美的祝福。

青石的台阶,线条柔美的桥身,远处的古宅,扶风的老柳,都值得一看再看。天地浑然,其色苍苍。雨丝酝酿着一种古老的氛围。游古镇,雨天最是相宜。湿嗒嗒,迷蒙蒙,与怀古的心境契合。世 界 静 了 ,人 心 也 可 以 沉 静 许多。浮尘与浮躁被雨清洗,周遭清明。心思可以沿着雨的脚迹回溯,回溯到 2500 多年前的远古时空。从春秋到唐宋,从诗经到明清小说……浩渺如烟千秋事,悲欢离合万古情。

有水的地方就有桥,有桥的地方就有故事。望月桥,三县桥……桥旁有亭,四角飞檐,泠然如鸟。亭中论诗,亭台观景,水亭饯别,都是风雅事。雨烟里可以浮离出一幕幕关于亭台的想象。年轻女导游以极温婉的声音一路絮叨三河古镇的前世今生。“江淮第一阁”,又名“望月阁”,登上极顶,可以一览三河。

望月桥下小南河,望月桥旁望月阁。七级浮屠古塔,可渡众生苦难。“塔摩苍穹,桥吐明月”,也是极有诗意的境界。望月阁,如水边的红妆佳人,望月,望河,望苍穹,望良人归来。归帆浮动处,佳人断肠时。

踏入古街,遇见一段明清旧时光。微雨古镇,撑着伞走过的人,是诗里的意象。青石巷陌,徽派建筑之美,总是让人心生执着地眷恋。脚底下的青石,经千年时光的打磨,光溜如青玉,被雨沾湿,更见古朴灵气。

两旁的商铺,最宜生怀旧情结。无论是青砖黛瓦天井马头墙的建筑,还是铺子里的物什,都可以找到记忆里的某个温暖瞬间。有人停下来买几个烧饼,称烧饼的女子,笑出了烟火里最朴实的幸福味道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三河钟灵毓秀,名人馆比比。从商界到军政界,从书生到将军……倒也不负古镇三河水。杨振宁故居,董寅初纪念馆,刘同兴隆庄……一处旧宅,就有一个风云跌宕的传奇般的故事。流水千年,古镇幽深。

在古镇最宜找一间古茶楼,品茗看书,或者推开雕花的疏窗,望着千年不老的小南河,河上有来去的船只,也有圆如满月的石桥 。 漂 泊 与 归 来 ,都 与 河 流 有关。每座古宅门前都挂着中国红的油纸灯笼,一盏灯笼,一户人家。我见到门前挂着“黄”字灯笼的古宅,宅中住着的人,是谁的前世今生呢?

放大 缩小 默认

版权所有 @ 2022 安徽工人日报社

技术支持:华文融媒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