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工人日报社

2021-11-29
报刊:安徽工人日报

内容搜索

标题导航

  • 不染尘不落尘犹出尘

    摘要:辛丑年仲秋时节,我赴皖北讲课之余应邀赴张小路创作室——芳草堂参观。走进芳草堂,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绘画,湖光山色、碧水蓝天、花鸟鱼虫……当场给我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。回到合肥,我认真查阅了关于张小路绘画的

  • 城在盈盈一水间

    摘要:如今从合肥到安庆,驱车两小时左右,坐高铁40多分钟可抵达。这在过去简直不可想象。上世纪80年代,我从合肥乘长途汽车去安庆师院读书。那时觉得合肥与安庆相距遥远,不仅是交通不便,还因当年合肥与安庆间有巢湖

  • 吴敬梓的肉食酒茶

    摘要:《儒林外史》中多饮宴,五十六回篇章,谈肉食酒茶有三十六回之多。饮宴中的菜肴,系吴敬梓故乡全椒地方风味,品类丰盛。首先是肉,吴敬梓所描绘的香肠、咸鸡、板鸭、咸鹅、腊猪头、火腿等冬季腌渍咸货,今天依然常见

  • 遇见最美古镇

    摘要:去庐州,去三河古镇!这是枞阳文联的一场清秋的邀约。空中的雨似有若无地飘着,渺茫的,惹人情思。桂花的香气裹挟在湿润的雨迹里。沾了雨的人,也就沾了花香。旅游车从省博物馆出发,抵达三河是正午时分。穿过“山河

放大 缩小 默认

城在盈盈一水间

   期次:第7726期   作者:□陶余来

如今从合肥到安庆,驱车两小时左右,坐高铁40多分钟可抵达。这在过去简直不可想象。

上世纪 80 年代,我从合肥乘长途汽车去安庆师院读书。那时觉得合肥与安庆相距遥远,不仅是交通不便,还因当年合肥与安庆间有巢湖区隔。直到2011 年 8 月,庐江县并入了合肥市版图,合肥与安庆直接接壤,一下子拉近彼此心理上的距离。我的几次出行经历,感同身受。

有次,我开车沿高速去庐江汤池镇的牛王寨,因为下错了匝道口,一时找不到上山的路。我问山脚下的住户,回答竟不是庐江口音,而是一口“黄梅调”。原来,牛王寨地处合肥庐江、安庆桐城、六安舒城三市交界,此刻我所在的牛王寨南麓,已属桐城大关地界。因为大关正位于合肥与安庆的中间地带,当年每次坐长途汽车去安庆,一过大关,心里就有“西出阳关”的酸楚。如今合安高速裁弯取直,合肥又有精明的桐城人开的“大关水碗”土菜馆,大关在我心里早没了阳关的生分;甚至近年在合肥宿州路、芜湖路屡见安庆老字号“柏兆记”之类的店家入驻,感觉安庆就在身边。

还有一次,我在舒城舒茶镇,置身“九一六”茶场(纪念1958年9月16日,毛主席视察舒茶人民公社而名)“青岗云梯”,东北一望,一座塔令人神往。同伴笑我:那不是你去过多次的庐江汤池“二姑尖”山上的白云禅寺佛塔嘛!我听了恍然大悟,怪不得“白云春毫”出自的“二姑尖”,也有如舒茶“青岗云梯”一样壮观的梯田式茶园呢。

山高人为峰。阅历的增加不经意间拓宽了人的视野和胸怀。历史上,有“陷巢州,涨庐州”的美丽传说,孰料区划调整让其演绎成了现实版。如今放眼合肥版图,八百里巢湖全被揽于合肥怀抱。庐江划入合肥后,合肥最高峰变成了海拔 596 米的牛王寨。位居合肥滨湖新区核心地带的义城街道大陈村,如今成了合肥的地理中心。合肥长大了、增高了,“大湖名城 创新高地”的形象定位,实至名归。

国之交在于民相亲,城市间的交往也是同理。当年我在安庆,只有一位上工农兵大学毕业分配在安庆工作的同村郑大郢老乡。每逢端午中秋,受邀去他家里过节,我备感他乡见老乡的温暖。回溯合肥沧桑巨变,山还是那山,水还是那水,昔日合肥与安庆之间恍如“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”的心理距离,如今已变成了无缝对接分秒可达。呼啸前行的合肥,让人感慨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。

放大 缩小 默认

版权所有 @ 2022 安徽工人日报社

技术支持:华文融媒云